OP動物 【慎入】BBC揭印尼最嚇人...

【慎入】BBC揭印尼最嚇人的美食

3050
0
分享

一隻狗燒焦的屍體僵硬地躺在那兒——開著的口鼻高高向上,四腳朝天。在市場的另一端,一個屠夫肢解了另一條狗的屍體,砍掉了它的頭,把身體切成大塊出售。在放著那具屍體的桌子下方,一隻貓偷偷地走過,喵喵地低泣著。其他還活著的狗都骨瘦如柴,好似失去了任何營養價值,蜷縮在那兒絕望地打著盹。

這是印度尼西亞最繁忙的托莫洪市場(Tomohon Market)內,米納哈薩(Minahasa)肉類區的一個典型的星期六早晨。托莫洪市場位於北蘇拉威西島的火山高地。整齊截掉翅膀的蝙蝠張著嘴,露著牙,無聲地叫著;一條大蟒蛇蒼白的內臟從剖開的腹部暴露出來;老鼠一隻只被棍子刺穿身體,像烤肉串一樣堆在一起。空氣中彌漫有一種淡淡的糞便氣味揮之不去。穿著牛仔褲和T恤、運動短褲和仿冒的鱷魚牌衣服以及上衣的顧客,看起來和印度尼西亞其他市場並無差別,但他們幾乎全部是以奇特卻又極其美味的食物而聞名米納哈薩人。

「在市場的另一端,一個屠夫肢解了另一條狗的屍體」(圖片來源:Theodora Sutcliffe)

雖然米納哈薩人在幾世紀之前就離開了森林,但他們吃的肉類,有很多仍舊跟6000年前居住在高地上的祖先吃的一樣,包括野熊、蛇和蝙蝠。「在復活節的時候,市場上還會有猴子和烏龜出售,」探索領隊邁克爾·賴辛格(Michael Leitzinger)說,他經營著附近的一個高地度假別墅和水療場所。「他們在請客款待別人的時候會吃這些東西,就像我們可能會在聖誕節的時候吃火雞一樣。」

如今的米納哈薩人大部分都是基督教徒。19世紀的時候,荷蘭的殖民政府取締了米納哈薩當地所有形式的祭祀儀式,包括割取首級獻祭、多家庭混居以及石棺下葬等。清教傳教士如此有效地推動了基督教信條的傳播,以致於在1857年有1萬的米納哈薩人在一天之內改信了基督教。

米納哈薩人從他們的祖先那裏繼承 了食蛇的口味習慣。(圖片來源:Theodora Sutcliffe)

雖然信仰上經歷轉變,但是歷史上擁有法力的領袖,托那(Tonaa)的塑像在托莫洪鎮上仍跟教堂一樣普遍。在鎮子外的Woloan區,香煙和被稱作「老鼠牌」(cap tikus)的烈酒——這種酒是從棕櫚樹的樹液中提煉出來的——被放置在一棵位於古老石棺廢墟旁的聖樹下,被當作用來獻給居於這片土地上的古老神靈的供品。

位於索普坦火山(Soputan volcano)附近的斜坡上,有一塊名為「Watu Pinawetengan」的神聖巨石,這裏禁止使用血腥的魔法,很顯然是因為巨石的看管者拒絕清洗遺留在上面的血漬。但是米納哈薩黑魔法的法師仍在滿月的時候在秘密的山洞裏用動物來做祭祀品。

「蝙蝠張著嘴,露著牙,無聲地叫著」(圖片來源:Theodora Sutcliffe)

「白魔法一般會使用一隻白雞,但是在用其他種類的魔法時,白色或黑色都行,」當地一位法師維拉妮卡(Veronica)解釋道。

維拉妮卡是一名天主教教徒,跟幾乎所有的米納哈薩人一樣,用著一個基督教的名字,但是她不認為她的宗教信仰和魔法力量存在衝突。她相信聖人只是神靈的另一個名字。對於維拉尼卡而言,魔法和食用古老森林食物的習慣都是一種非同尋常的、具有持久力的文化的特徵。「米納哈薩文化就是一種生命力很強的文化,」她說。「無論這個世界已變得多麼現代化,米納哈薩人將會一直堅持古老的生活方式。」

托莫洪市場在令人毛骨悚然的歡樂之下(圖片來源:Theodora Sutcliffe)

的確,米納哈撒人吃的東西有嚴格的規定。我的米納哈薩導遊亞當·邦高(Adam Pongoh)告訴我說:「我們不吃自己鎮上的狗。」因此,那些在夜晚從其他鎮上捉狗的人在印度尼西亞的其他地方受到了普遍的憎恨。

當邦高的父親尤努斯(Junus)在35年前開始在托莫洪市場賣香料的時候,瀕臨滅絕的眼鏡猴(一種小型的大眼靈長類動物)和斑袋貂(蘇拉威西地區獨有的一種夜間行動的有袋類動物)在當時仍在出售。之後政府打壓了對這些動物的售賣行為,使得在今天要找到瀕危動物非常之難。

蝙蝠是托莫洪市場上出售的烹飪調x’料之一(圖片來源:Theodora Sutcliffe)

托莫洪市場上絕大多數的奇特肉類都是買回家作為特別料理的美食,而不是餐廳的菜。邦高說蟒蛇肉正在變得越來越稀有:「它吃起來像雞肉,我們使用料理雞肉相同的辛香料,但是雞肉的價格要便宜一半。」

我之前曾嘗過狗肉,是用米納哈薩當地的做法,加入南姜、辣椒、大蒜、紅洋蔥等料理的,味道非常美味,但是吃起來卻很費勁(傳統的米納哈薩烹飪很少會考慮骨頭的問題,我個人覺得,在吃的過程中我很難光用牙齒將狗肉從骨頭上咬下來)。所以當邦高帶我到本扎EG餐館(位於托莫洪Kuranga村的JalanDosen),我得知狗肉早已賣完的時候心裏大為釋然。但是餐館裏當天還有蝙蝠肉,蝙蝠被剁成了小塊,還帶著油膩如膠的黑皮,看上去讓人絲毫沒有胃口。但是帶有野味的肉與鳳梨、椰子咖喱的結合創造出了一種神奇的美味。

托莫洪位於北蘇拉威西島的火山高地(圖片來源:Theodora Sutcliffe)

之後上來的蟒蛇肉,用一種鮮美的rica-rica醬來烹制,加入大量的辣椒與檸檬羅勒。莽蛇肉吃起來味道不錯——味道同雞胸脯肉差不多——但是肉裏有太多小刺,而帶有花紋與油脂的蛇皮則是完全超越了我的忍受極限。

的確,米納哈薩的食物因其不同尋常的食材而臭名昭著,但是米納哈薩人通過一代代傳下來的秘方製作的辛香料醬卻給他們的食物帶來了聲譽。米納哈薩所有的醬料都是從最基礎的辛香料開始製作的,包括辣椒、鹽、大蒜、姜、姜黃和石慄,這些調料要用一根特別長的杵搗碎。像美味的 babi daun leilem(一種用 leilem 葉子烹制的豬肉)就是從米納哈薩地區獨有的樹葉中獲得了它所擁有的獨特風味。米納哈薩地區的植物非常特別,托莫洪大學有一個草藥醫學部門專門研究這些植物的傳統功效。

托莫洪市場還出售更多普通的烹飪食料(圖片來源:Theodora Sutcliffe)

來自巴厘島和阿姆斯特丹的大廚正在探尋woku的魔力,woku是一種味道濃郁的醬汁,是用青檸、檸檬葉、檸檬草、蔥和檸檬羅勒製作成的。這種醬料用於烹調魚和雞肉。配上檸檬葉、檸檬草、檸檬羅勒以及辣椒的rica-rica,味道非常鮮美,整個印度尼西亞群島都可以吃得到,但有些地方調料不同。

當然,在印度尼西亞專門的狗肉餐館裏——這樣的餐館被冠上簡稱為「RW」——我們總是能在菜單裏找到米納哈薩的料理。

 

(BBC)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留這
請輸入名字